下载果味APP 2018-10-15 今天 20:40

带着十万块钱,我回到了2013年。

币圈小姨04-20 17:26果味专栏 浏览:

一顶绿帽子


30平米的出租屋内。

女孩赤裸着上身,惊恐的看着刚刚推门进来的王不凡,当然,与此同时,躺在身旁的男人亦是懵逼的。

此时的王不凡眼底如一滩死水,面部略带抽搐。

女孩解释道:“不凡,不是你想...”

王不凡手一挥,示意她没必要解释下去了。

床上的男人看到此景,壮了几分胆子,对王不凡说:“兄弟,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瞒的了,你们分手吧。”

男人提起了裤子,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说:“我知道你现在身无分文,这是100000块钱,你收下,密码是小栾的生日。”

王不凡抬起眼盯着这个男人问道:“你什么意思?”

“算是我和小栾对你的一点补偿”男人说道。

王不凡愤怒的推开眼前的这个男人走向她。

“什么时候开始的?”

女孩靠着床,娴熟的点了一支烟,默不作声。

“我他妈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的?”啪的一声,王不凡的手打在女孩的脸上,烟也掉在了地上。

女孩眼里噙着泪水,哭嚎着说道:“你还算不算男人?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一个loser,跟了你5年,还租着30平米的房子。你能给我什么?你让我等你多久?”说着对着王不凡的脸上啐了一口。

“滚吧!”王不凡突然平淡的说,没错,正如女孩所说,现在的自己除了生命,一无所有,信用卡透支,房租欠款,每个月靠着做推销,赚着3500的工资,仅有的一些存款,在去年高点买了比特币。是啊,如此倒霉,如果自己是个女孩,兴许也会背叛自己吧。

女孩走后,他苦笑着踱步去了窗台,朝下看了看,想到,即便是3楼,脑袋着地也会摔死吧!打开窗户,站在窗台外延,他想一跃而下,一死了之,但是他怂,他还有父母。好吧,被女朋友戴了绿帽子都不敢言语半句的男人怎么可能有勇气面对死亡?他想到,这辈子,他注定蛆虫般的活着了。说罢便转过身去,迈向屋中。

“贼!”

楼下乘凉的大妈,指着还没有跨进屋的王不凡喊道。

王不凡回头瞅了一眼,紧摇双手,惊慌失措的喊道:“不是,不是贼。”话音刚落,脚上的鞋一滑,王不凡后仰着摔出了窗外。

据说濒死的时候,时间会变得异常的慢,人生经历也会像跑马灯一样在脑海中过一圈。

回顾自己这20多年的作为,并没有什么可圈可点可遗憾的地方,王不凡流下一滴泪水,说道:“好想再活一次。”

“好的!”

“谁在说话?”

“我是谁不重要,但是我会在人类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并且满足他们的一个愿望,我听到了你的呼唤。你的愿望将被实现,我们有缘再见。”

“嘭”王不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失去知觉。



重生


“你醒了?”小栾盯着床上的王不凡。

“我不是死了么?”王不凡心里念叨着,看了看眼前的小栾,王不凡立马变了个脸色说到:“你还有脸回来?”

“你怕是睡傻了吧!我自己家我怎么没脸回来了。。。”小栾说:“你知道你睡了整整10个小时么?不过真是辛苦你了,30多平米的房子,经你这么一折腾,还真有点儿小资情调诶!这是我们北漂第一站,记你一功!”

王不凡怔了一下,问道:“这是多会儿?什么北漂第一站,我们已经在这住了5年了啊!”

小栾一个白眼,念叨着:“看来是真傻了。大哥,咱前几天刚领了毕业证,你说呢?再说了,5年前咱两都不认识,说,跟哪个小姑娘同居了五年?”

此刻不凡的脑子一片空白,回想着坠楼前的场景。

“槽!”不凡大喊一声,“难道我真的重新活了一次?”

说着推开小栾,翻了翻桌上的手机。

“2013年,1月17日。”不凡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抽了自己一巴掌后,抱着小栾就开始跳,嘴里一直叫着:“卧槽,卧槽,卧槽...”

小栾则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摸不着头脑。

冷静下来后,不凡抱着小栾说:“宝贝,这次我再也不会失去你了。这30平米的小破屋,我住够了,再给我几年,我们就搬出去。到时候我要买一栋别墅,我要买豪车,我要给你最好的生活。”

“行了,别臭贫了。来了一个礼拜了,工作都没找到,这月房租都付不起了,还别墅个屁!!!”

“你等着吧!”王不凡在心中暗暗发誓。

“对,比特币,现在是2013年,我还有机会。”摸了摸裤兜,是那个男人给的银行卡,王不凡又陷入了无尽的惆怅。


发财了

“107块?发了,发了!”王不凡激动地敲着双腿,“手上有10w,再和家里要10w,就说是要创业,父母一定会支持。”

“归零,归零”王不凡摁着计算器嘴里念叨着:“20万除以107等于1869。5年后高点卖出的话...哈哈哈哈哈,2个多亿,2个多亿啊!”

日子就这样照常的过着,王不凡又去了之前供职的那家销售公司。他每天在月份牌上划着,期盼着那一天早点到来,这期间和小栾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对小栾关爱有加,生怕在不经意之间又失去她。


“铃~”闹铃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空间,打开窗户,楼下的大爷一如既往的锻炼着身体,今年的冬天,北京没有雾霾,也没有雪。王不凡冲着窗外吐了一口浊气,大呵了一声,因为他知道,今天对于他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还在床上躺着的小栾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骂道:“你丫傻X吧,大周日的抽什么风。”

王不凡笑而不语,坐在电脑前,筹划着什么。

他想了想对着床上的小栾说:“还记得4年前我对你说过的话么,今天终于要实现了。”

“神经病。”

挂单,成交。王不凡此刻的手在颤抖。2亿现金,到账。

“喂,你好,帮我订一个包间。”王不凡拨通了一家星级餐厅的电话。



求婚


“当~”

不凡拍了拍餐桌上的按铃。

“您好,先生,请您看下我们这里的菜单。”服务员微笑着向小栾和不凡轻轻鞠了一躬。

“不用看了,我不要最好的,只要最贵的,挨个上就好。”

“你疯啦?”小栾紧皱着眉头。“这得多少钱?”

“嘘!”王不凡竖着食指抵在了小栾的嘴上,随后挪开凳子,单膝跪地,掏出了准备了好久的钻戒。“小栾,这些年,委屈你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也谢谢你的耐心等待。你愿意嫁给我么?”

此时的小栾早已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接过戒指后,点了点头,和不凡相拥在一起,脸上充满了幸福。

婚后,王不凡和小栾辞去了工作,25岁的他已经拥有上亿资产,工作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了。

“资产的话就交给专业的人打理好了,毕竟我不想因为暴富而迅速返贫。”王不凡对着电话说。

是啊,每年上千万的利息足够让王不凡无限的挥霍了。



.

.

.


背叛

回到家后,王不凡听到了卧室中的异响。

踹开屋门,王不凡傻眼了,这场景似曾相识。

小栾赤裸着上身,惊恐的看着刚刚推门进来的王不凡...

"为什么?你想要的我都给了你,你还是会背叛我?"此刻王不凡的脸已经抽搐到了极致,他想不通这个曾视为宝贝的女人为什么又一次背叛了他!

愤怒的王不凡走到小栾的面前,叹了一口气,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递给了她。

“滚出我家。”

这一次的“滚”被王不凡说的很有底气。毕竟现在的他离开了谁都会过的依旧潇洒。

当晚,王不凡去酒吧寻醉,怀中抱着四五个陪酒姑娘。他拿着钱撒向空中,看着姑娘们贪婪的眼神,王不凡的心中充满了厌恶。

透过酒杯王不凡看到所有的霓虹灯都变成了灰色。

现在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快乐呢?

虽说暴富曾带给王不凡无限的惊喜和满腔的喜悦,但是他越发发现,随着理想和愿望不断地被实现,能够带来快感的事情渐渐的消失在他的生活当中,这一刻他有些崩溃。

这两年当中,他吃过年产7000多头的曼格理察猪,价值几十万的61年嘉伯乐教堂园干红也只是被当做佐餐酒,可总有腻的时候。



带着这个困扰,王不凡回到家中,烂醉的他却没有一个人搀扶着,哪怕连一个问候的人都没有。

他跌跌撞撞的朝门口走去,不慎,腿一软,栽到了泳池里。

“年轻人,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呵,又是你。”

“是啊,又见面了。很荣幸又一次感受到了你的绝望,这次我依然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我想要无尽的快乐。”

“哦?好啊!”



来到这里的人不存在任何伤心亦是痛苦,他们也不会感受到任何不幸,也没有无尽的欲望和贪婪。他们享受着被无数人照顾的待遇。

“啊~张嘴吃饭啦!”

王不凡留着口水,看着窗外终于笑了。



此刻,那个游荡在异次元空间的神秘人,拿起了笔,在本上写到:“【第28章】年轻人过早暴富容易失去梦想。”


声明:本文由入驻果味财经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果味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
    分享到: